何申

  日前到滦州古城游览,寻觅客店,一眼就相中了“滦水湾客栈”。那几个招牌大字,虽是第一次见,却像已熟悉许久。心想着——昨宿滦河头,今住滦河尾……就进了客栈。一条竹径路,两厢花雕房,门前悬着长圆的红灯笼,迎面有二层彩楼,望去又是如此眼熟。还是店主一语点明,这一套三进院的古建,是仿山西王家大院建的,原名就叫王家大院,成了客栈,取名“滦水湾”。

  滔滔滦河水在古城东门外,高大的塑像是女子怀抱婴儿,题名“母亲河”。伴着百丈银波,沐浴润朗海风,让人心旷神怡浮想联翩。一条母亲河,养育了沿岸多少芸芸众生,又阅历了人间多少苍桑变幻。

  滦州历史悠久,确有古城。但眼前这座巍巍古城则是在旧址上的重建。或许有人会轻视,说这是复制品,然让我说这不是简单的复制,而是古城文化的再提升再创造再荟萃,终给当今和后人一座不可多得的城郭。

  古城中的街市、店铺、庙寺、楼台、塔阁各具特色不必说,单是一条盘环在城中的河,就令人称奇。这条河取名“青龙河”,河中流的是城外的滦河水。河上拱桥座座,两岸饭铺林立,店门面河,石栏旁摆满木桌条凳——当夕阳的余光抹红河边高塔的塔顶,游人们不约而同来到这里,拣一处自己得意的桌前围坐,点些海鲜菜蔬,在微风中看河中蓬船,望绿柳枝头浅淡天幕,说笑着畅饮着,而一旦暮色降临,两岸灯光璀灿,一条青龙河,分明就成了清明上河图里也难得一见的迷人夜晚……

  这样精致的的景象,在北方是不多见的。北方夏日夜晚的排档也不少,或是在街边,车轮在一边滚动,或是在广场,望一眼除了菜就是人。而古城是把这顿晚餐摆在画中,把人引进画中,于是就吃出了诗情画意。

  那一晚众人尽兴后,从青龙河畔的“画”中走出,过石桥拐一个小弯,又走进了另一幅“画”:关了店铺的古城街道静静的,没有叫卖声,不见满目商品,只有柔和至远的街灯,将熄的暗红篝火,高大肃穆的牌楼,还有等候游人归来的客店灯光。

  脚步轻轻走进“滦水湾”,迎面夹道两旁亮着数盏红灯笼,不是高高挂,而是迎面映来,染红了客人的脸,个个都像吃得有七八分醉,脚步不踉跄的也要蹒跚几下。推开屋门,左右分开,还有室门,都是木制的,响声闷闷的带着厚重。然后,有的看电视,有的说些话。过不多久,屋里的灯光逐个灭了,小院就沉浸在梦乡中。后半夜,我听见窗外有沙沙声,下小雨了。这是极富情谊的雨——河边饭店老板讲,露天待客,最怕的是:一摆桌,就来雨。而后半夜的雨,则是最招人喜爱的。

  天渐亮,迷蒙中已听不见雨声,我想,古城的清晨,或不见杏花,但一定会有别的什么更美的花……

(编辑:李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