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申

  公元前497 年,阳春三月,春光明媚,孔子在众弟子的簇拥下,疲马凋车,开始了为期14 年周游列国的行程。

  后有人以为孔子清贫,坐的应该是牛车。其实不然,孔子收的学费虽不高,但毕竟学生多,况且孔子又极讲究礼仪,“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。”出行更不能含糊,故必乘马车,还得是档次不低的马车,起码相当于今天的旧奥迪吧。如此,也才不会被各国君主小瞧。

  孔子周游列国,用今天的话说是人口流动外加文化旅游。其间他和弟子受了不少苦,比起今日航班误点商家宰客导游骂人可能还要难一些。但令人羡慕的是,孔子周游的14 国,出入畅快,免签证;进各国都城,也不限行。

  穿越时空,闲笔戏言,我们可让孔子今日坐着挂着山东牌照的奥迪出游。子路问老师咱们去哪里。孔子说当初咱净在中原这一块转悠,听说京津冀协同发展也称一体化搞得挺好,咱就北上吧。子路说只恐路上有些麻烦让您老着急。孔子曰:没事!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悦乎!咱们去吧。子路曰:您老走着瞧吧。

  车牌尾号是2,车龄已超十载的老奥迪,在齐鲁高速一路北上,眼瞅着身后的车一辆辆飞似的超过,孔子曰:难道俺的座驾不如他人?子路曰:非也,这段修路限速80,超了记分罚款。孔子点头:切切,俺之束修,多乎哉,不多也。

  车到山东河北交界,一座巍巍收费站如三峡大坝般挡住车流。孔子心中焦急,问一条大道,缘何隔断开来。子路笑道:这您就不明白了,高速路是铁路警察——各管一段。谁修的谁收费。孔子见一通道上标ETC,车子通过很快,弄清需要办卡,便指示子路,回头咱也办一个。

  进入河北地界,想京津冀已一体化,孔子心里安稳:他们三家如一家,往来必定方便,吾等也随之得益也。不料才进天津外环,就有交警拦住去路,说:回去,今天限号尾数2,你这车今天不能进市里。

  孔子埋怨:当初上车牌为何要2 呢?

  子路说:您老不是排行老二嘛。

  孔子点头,又问交警:警官大人,你们不是一体化了?还限?

  交警说:眼下还分着发工资,谁发我薪水我听谁的。

  孔子道:也罢,正好休息一下,明日一早进城,也好将古文化街、古楼,特别是美食街一并游览下来。后日好奔北京。

  转天早上洗梳完罢,进城,才到外环又被拦。孔子理直气壮:今日限3,我乃2 也!

  交警说:8 也不行!7 点至9 点,16 点至19 点,市内外地车一律限行。

  孔子道:我周游十四国,也没遇到这情况。

  交警心眼好:老先生,看您这样还要去北京吧?北京不光限号限行,还得开进京证,您老带着派出所开的信吗?

  孔子问子路:咱有信吗?

  子路喃喃说:没有,不知道要开信。

  孔子遥望前方,一咬牙说:掉头,回曲阜!

  子路问:那您不游京津了。

  孔子曰:咱把车搁家里,坐高铁去。

  子路说:买火车票要身份证,您的老证早过期了。

  孔子曰:补办。

  车往南开,广播里又传出深圳限行外地车。孔子不解,自言自语:要是各地都限,还修这高速路作甚?要不,咱回去建议曲阜也限,那么着,咱在自家门口转悠,就不堵车了。

  子路说:那岂不影响了旅游业。

  孔子说:也是。限行限号,不方便。不限,车太多,承受不了。这可咋办?愁死人啦……

(编辑:李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