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月16日,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一所艺校学生千玺(化名)送朋友回家,用滴滴打车软件叫车后竟招来一辆“黑车”,随后千玺举报黑车,没想到招来“黑车”司机的报复。仅11月17日一上午,千玺就接到“黑车”司机20余次恐吓威胁电话。

  “当时只是想举报黑车,没想到会招惹这般麻烦。”18日,学生千玺给记者播放了“黑车”司机恐吓的录音,这名司机在录音里说,“会在学校门口堵,我不信你不出来……”

  记者了解到,16日晚上8点多,千玺欲打车送两名好友回家。“打车软件显示有出租车司机来接我们,没想到来了辆白色轿车。”千玺说,由于那天下雨,也没有留意白色轿车的车牌号,只是回头查找软件显示,出租车牌号是鲁FT9228。

  “看到很多大学生打黑车遇害的例子,所以就想举报这样的黑车。”千玺说,他将信息反馈给该打车软件的后台客服。记者在查看千玺留下的截屏时发现,后台客服第一时间落实此事,并将“黑车”永久封号。

  令千玺万万想不到的是,“黑车”司机因被封号,用多个手机号码给他拨来恐吓电话。“‘黑车’司机知道我所在的院系和家庭的大体住址,很害怕他对我和我的朋友造成伤害,因此想申请帮助。”千玺说。

  [!--empirenews.page--]

  随后记者联系了滴滴打车软件,该软件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现在滴滴打车分两条业务线,一方面是高层次的商务订单,一方面是出租车订单。“我们努力做到最好,但是再好的规则也不乏投机倒把的人。”该工作人员说。

  记者将情况反映给烟台市运管处的工作人员,对方回应称,打车软件虽然方便,但是并不归政府部门管理,因此助长了“黑车”的气焰,对于该软件虽不排斥但也不认可。对于投诉的情况,他们会尽快核实。

  本报律师团成员、中亚顺正律师事务所律师徐永强称,“如果频繁接到对方威胁,对自己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,学生可以申请学校老师、保安部门的保护,校方有责任出面与对方交涉。”徐永强说,如果交涉未果,学生可以报警。(宋佳)